断臂小伙作画 励志视频感动网友

2018-11-04 07:12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断臂小伙作画 励志视频感动网友

最近,一位无手画家用嘴叼着毛笔写字、用手臂作画的视频走红网络。他叫蒋容宇,1982年出生,江苏徐州人。5年前因一场意外失去双手,为了生存,蒋容宇自学画画,还自创了断臂作画。蒋容宇有些自豪地对北京青年报记者说,他的画画工具,别人还真替代不了。

如今,他已是网络上的红人,也是不少慕名前来购买其作品者眼中的励志偶像。在卖画的同时,蒋容宇也希望用自己的故事激励更多的年轻人。

变故

网红“画笔”源自一次灾难

蒋容宇目前在快手直播平台的粉丝已达32.6万,视频内容多为写字画画,其中不乏播放量超百万的视频。

画面中,没有双手的蒋容宇用牙齿咬住毛笔写字,画画的笔则直接用手臂代替。也正是这种奇特的创作风格,引来无数网友的点赞:无手胜有手,真是高人。世上没有做不到的事,只有不努力的人。

蒋容宇的残疾并非天生。他告诉北青报记者,2013年,自己在江苏常州做化学化工产品生意,一次爆炸事故让当时才31岁的蒋容宇失去了双手。

直到今天,蒋容宇说每当看到自己手臂下空荡荡的,伤痛不止来自已被缝合的伤口及神经,更源自心底。“这样的痛恐怕还会延续一生,我只能用理性来克制情绪。”但令他自己也没有想到的是,事发后的五年里,通过勤学苦练,把自己的双臂打造成了灵巧的画笔。

努力

离开熟悉的环境换个活法

在家疗养半年后,蒋容宇开始寻思换种方法讨生活,看到有的残疾人能够通过在街头唱歌、卖艺赚钱,蒋容宇也想试试。“毕竟这不是一件特别难的事情。不过我必须避开老家徐州和之前工厂所在的常州,在街上卖唱万一被熟人看到了,那就太不好了。”蒋容宇说。

蒋容宇把落脚点选在了江苏省南通市,他觉得这既是一种逃避,但也的确可以说是一次重生,“周围一切都是新的环境”。

不过,唱歌并不能给蒋容宇带来充裕的生活费,2014年秋末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发现有人在街头靠“卖字”赚钱,不仅能获得他人尊重,也能够得到更多的收益。蒋容宇决定“改行”。

用嘴练字半年才拿得出手

在学校就是办黑板报主力军的蒋容宇对自己的书法有些自信,他买来粉笔却发现两只胳膊根本无法夹住细小的粉笔,更别提写字了。

经过反复尝试,蒋容宇发明了用牙齿咬着毛笔写字的办法。他买来字帖重新开始学写毛笔字,与儿时不同,这次是学习用嘴写字。

“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需要找好着力点,让牙齿更好地固定并且控制毛笔。力道一旦控制不好,笔画就飞了。”蒋容宇说。

因为长期用牙齿咬着画笔创作,原本完好的笔尾被磨细,蒋容宇的两颗牙齿也已经严重受损,伤及神经。他说没办法,现在只能换另一边牙齿咬着笔继续写字。

从2014年年底到2015年中旬,蒋容宇白天在街头唱歌,晚上回到出租房里练字,每天300个字是必须完成的,哪怕得了重感冒。

通过半年的练习,蒋容宇终于敢把自己的字拿出来售卖,最便宜的时候,只要给够了5块钱笔墨成本就能成交。此后,随着技艺的纯熟,价码也开始不断上涨。

从唱歌“改行”写字,更多的经济收益让蒋容宇的生活有了改善。最重要的是,有购买者向其表达敬意,并愿意用比售价更多的钱来换得作品。在蒋容宇心里,一句肯定的话语比买家给的钱更为受用。

一笔学了半年险些放弃

蒋容宇有三样绝活儿:用嘴叼着笔写书法、写花鸟字、用断臂作画。而当初为了学习花鸟字,他也很花了一番工夫。

蒋容宇本想买来一套教材自学,但是自己却几乎无法掌握其中的诀窍,于是2015年5月,他决定从江苏前往河北拜师学艺。

但令蒋容宇失望的是,千里拜师却吃了个闭门羹:老师看到我的情况不愿收我的钱,更不想教我。因为觉得我肯定学不出来。

于是,在接下来的一周,蒋容宇白天跟随老师“蹭课”,“老师辅导学生,我就站在一边看,我不算真正的学生,不敢带绘画工具占用地方,更不敢提问。”晚上,蒋容宇回到旅店就开始自己练习、琢磨,“我曾尝试把绘画特殊用笔固定在胳膊上,但是写花鸟字对笔杆的自由度、用墨色彩深浅尤为讲究,用手臂根本无法完成。所以最后又改成了用嘴叼着笔的画法。”

在老师刘升祥的眼里,蒋容宇是个很特别的学生,“刚见面时,我就觉得他很能吃苦,也特别勤奋。后来回到江苏,蒋容宇一遇到问题就打电话来问我,加上他自己的努力,技艺有了很大的提升。他能有今天的成就我一点也不意外。”刘升祥告诉北青报记者。

对于“花鸟字”,刘升祥主要传授画法、笔力、着色方面的技巧,但至于如何用嘴完成这些效果,只能靠蒋容宇自己慢慢琢磨。

蒋容宇曾为了画成半个太阳图案,花了半年时间,而同样的内容普通人大概七天就能学会。

蒋容宇说:“当时我还要靠唱歌、卖字维持生活,我曾想过要不要放弃,因为很可能坚持到最后一无所获。”

直到学习“花鸟字”三个月后,蒋容宇才鼓起勇气卖出了自己首幅作品。但那时他还不敢现场作画,“每次我都提前画好几幅带出去卖,能现场绘制已经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

用“一根棍”试探山水画

创造断臂作画这项绝活儿则纯属偶然。蒋容宇写毛笔书法和“花鸟字”需使用不同的纸张,有一次准备写书法,却误拿了后者的用纸。“大滴墨水滴下去,我下意识地用胳膊擦了一下,纸面上立刻呈现出了一些带着阴暗面的纹理,从此就来了灵感。”

事实上,这种绘画技艺并非蒋容宇首创,而是书画界早已有之的“指墨画”,可用指、用掌等多个部位,但并没有人仅仅靠手臂完成作画。看过相关大师作品后,蒋容宇从最开始的欣喜变得有些沮丧,“我没有手掌、手指,我只有‘一根棍’,人家画出来的是山水画,我画出来的只有一团黑”。

不过,蒋容宇并不放弃,他总认为方法要比困难多。从理论层面,蒋容宇开始研究国画的构图,“这些都是在我小时候,因为兴趣涂涂抹抹不曾涉及的内容。”

为了琢磨一笔画法,经常一想就是一整夜。最终经过反复的学习、临摹与研究,他终于有了一套自己的画法。

由于手臂每天都会沾染颜料,蒋容宇的双臂很粗糙,“有时候实在是干得难受,我就会在睡前擦点护手霜、消炎药,但是第二天开始画画伤口又会裂开。”

如今,他看着自己的作品会欣慰地说,“我的工具,别人还真替代不了呢。”

直播

把书画展示舞台搬上网

如果说画法的创新为蒋容宇带来了更多的营收,接触直播平台直至变身网红,则彻底改变了蒋容宇的生活。

2016年夏天,经人介绍,蒋容宇决定重新开始经营自己此前一直闲置的直播平台。“之前我只看别人玩过,自己注册了一个账号,但是从来没有把心思放在上面过。但听人一说,我觉得这个宝藏我可以挖一挖了。”蒋容宇说。

随后,他发布了第一条直播,内容是自己独立完成一些简单家务的画面。令蒋容宇没想到的是,第一次触网,点击率就达到了40多万。“之前我在街头画画,围观的人最多也就十几个,现在一下子就有好几十万人在看我,我还真有点当了明星的感觉。” 蒋容宇说。

蒋容宇的网红家当比起他的绘制书画行头简陋了许多。“我把手机固定在一个透明胶的胶圈上,就可以开始直播了。一直到现在我也是这么用的,最合适我的方法才是最好的。”

粉丝对他的打赏也从最开始的一次三四十元,到目前最好一场能过千元,更多的人驻足点赞:“画面活灵活现,透着仙气儿。生命敞开了另一扇门。为了梦想前行!永远支持你!”

新生

用自己的故事激励他人

据直播平台工作人员介绍,如今蒋容宇每月的直播打赏金额已超3万元,相比他的作品,网友们更欣赏蒋容宇传递的一种精神价值。

在线下,也有很多人慕名前来购买蒋容宇的字画,出价从2000元至数万元不等。目前,蒋容宇的妻子每天都要在家完成装裱五六份作品,并将之寄出。

对于这一切,蒋容宇有些诚惶诚恐,之前一幅几十块钱的书画如今卖到了“天价”,“我必须更精心地去完成这些作品,虽然达不到大师级水平,但是做到我最好了,也算是对得起人家的出价。”

在出售作品时,蒋容宇对身患残疾或者身处逆境的买家有着特别的优惠,“我愿意以更低的价格卖出我的作品,让他们看到生活的希望。”

除此之外,“火起来”的蒋容宇还会出席一些社会活动。“我希望把自己的故事分享给更多人,让正能量激励大家去努力生活”。

对于未来,蒋容宇希望能在书画的道路上继续走下去,所以他想进一步提高自己的技艺,“一切都准备好了,等机会来的时候我才能好好把握。”

责任编辑:贾玉静(QC0005)  作者:熊颖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