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六盘水山体滑坡 21栋房屋被埋

2019-07-25 03:15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贵州六盘水山体滑坡 21栋房屋被埋

7月23日21时20分许,贵州六盘水市水城县鸡场镇坪地村岔沟组发生一起特大山体滑坡灾害,造成21栋房屋被埋。

灾害发生后,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高度重视并作出重要指示,要求全力搜救被困人员,做好伤员救治、受灾群众安置、遇难者家属安抚等善后工作。要注意科学施救,做好险情监测,防范次生灾害。习近平强调,今年汛期以来,一些地方降雨量大,防汛形势严峻,自然灾害隐患较多,各地区各有关部门要本着对人民极端负责的精神,积极组织力量,认真排查险情隐患,加强预报预警,强化灾害防范,切实落实工作责任,保护好人民群众的生命和财产安全。

7月23日21时20分许,贵州六盘水市水城县鸡场镇坪地村岔沟组发生一起山体滑坡事件。事故发生后,消防、医疗、交通等部门迅速赶赴现场开展救援。

记者从当地应急救援指挥部获悉,截至24日17时45分,搜救出24人(11人生还,13人死亡),失联32人,21人在外已取得联系。应急救援指挥部表示,绝不放弃任何一丝希望,全力做好人员搜救工作。

突发

滑坡体量200多万立方米

7月23日21时20分许,贵州六盘水市水城县鸡场镇坪地村岔沟组发生一起山体滑坡事件,21幢房屋被埋。

据新华社消息,此次滑坡体量200多万立方米,平均坡度28度,垂直高差500—800米,总长1100米,平均厚约5米,为土夹石滑坡,滑坡形成六个子区域。

水城县人民医院是距离事发地点最近的较大医院之一。该院工作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鸡场镇坪地村山体滑坡发生后,医院接到通知,要求全员半小时内到岗,包括正在休假的工作人员,“我们医院预留了足够的床位,包括下面的乡镇卫生院,基本全水城县所有的救护车都去了事故现场”。

记者了解到,24日凌晨,救援人员在现场救出一名两岁的男童,并将其送往六盘水市首钢水钢总医院救治。据当地媒体报道,该患儿身体多处受伤,入院时已经昏迷。24日凌晨2时许,医生为其实施多次手术,随后将其送至ICU,目前病情尚不稳定。

应急

紧急下拨救灾资金3000万元

24日15时40分许,应急管理部发布消息称,财政部、应急管理部向贵州省紧急下拨中央财政自然灾害救灾资金3000万元,用于贵州水城“7·23”特大山体滑坡灾害的抢险救援工作,包括灾后人员搜救等应急处置、为避免二次人员伤亡所采取的调查与监测、周边隐患排查、人员紧急疏散转移、排危除险和临时治理措施、现场交通后勤通讯保障等。

同时,针对贵州水城“7·23”特大山体滑坡灾害,应急管理部迅速启动地质灾害三级应急响应,联合工作组赶赴现场,全力指导和协助地方开展抢险救援。

动态

救援现场下起大雨

灾害发生后,当地省、市、县等各级消防队伍,六盘水军分区、矿山救护队、贵阳隧道救援队、蓝天救援队等民间救援队伍和热心群众等共计1500余人加入现场抢险救援。此外,省市县应急管理部门紧急调运400顶帐篷、400床棉被、1000件棉衣(迷彩服)、1000件雨伞雨衣、60套场地照明设备、150箱矿泉水、150箱方便面等救灾物资送到灾区,保障受灾群众基本生活需要。目前,抢险救援工作正有序进行。

昨天20时许,现场救援人员对北青报记者表示,现场正下着大雨,救援工作能否连夜继续要看天气情况。另据央视消息,六盘水坪地村山体滑坡发生前,事故地点六天发生三次强降雨,累计降雨量超过189毫米。

亲历

“徒手救出堂嫂和侄子”

亲历滑坡事故的卯先生告诉北青报记者,他今年36岁,是岔沟组村民,儿子住在城里,平时他和父母住在自建的两层楼房里。“我家房子盖在半山腰,村里的房子都是自建的,两层高为主,也有三四层高的。房子从半山腰一直分布到山脚下。”卯先生说,山体滑坡发生时,他听到“哗啦”一声巨响,“当时我和父母在看电视,听到响声,也感觉到有晃动,还以为是地震了。因为我父亲腿脚不太方便,我赶忙带上两个老人跑出去。整个响动持续了一分多钟才结束。”

“跑出来后才知道是山体滑坡,冲下来的泥土从我家上面分成两大股,一路冲到山脚下的河沟边上。”他回忆说,当时村里的不少电线杆被冲毁,“噼里啪啦闪着火光”。卯先生还告诉北青报记者,他的堂哥家紧挨着自己家,事发后,他看到堂哥家的房子被冲塌了,“我堂哥跑出来了,但是身上有血。我往他那边跑,他跟我说堂嫂和侄儿被埋在底下。”

卯先生说,当时手边也没有工具,逃生出来的人都在徒手刨人,“堂哥家不算被埋得很深,有一部分房屋还能看到,也能听到堂嫂他们的声音。我们就用手扒开泥,把我堂嫂和侄子先后拉出来,两人都活着,但受了伤。”

卯先生说,“(从事发后)到今天(24日)白天,我和村里的其他人都在参与救援。救援人员跟我们说有危险不要靠近,但是滑坡以后,房子要么被埋在土里,要么位移了,他们肯定不知道哪里有房子、哪里有人被埋,我们就按照记忆给他们指出房子的大概位置,帮他们。”

卯先生告诉记者,他从小就生活在村里,家家户户都很熟悉,“还有几个外来人员也被埋在泥土下的房子里,” 卯先生说,“有一个种植猕猴桃的工人,还有两三个建筑工人。”

责任编辑:岳崎(QN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