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爸爸、移民子女......他们的故事叫做南水北调

2018-06-13 10:42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水到渠成共发展”网络主题活动已经落下帷幕。在本次活动中,许多南水北调的亲历者,讲述了他们与南水北调的点点滴滴。透过这些平常人的日常点滴,我们不仅看到了他们的生活故事,更看到了南水北调的发展故事。

“以前我们这的人都是一口黄牙,村子里的姑娘到外地上学都不敢开口笑。现在喝上了丹江水,相信以后的孩子们再也不会有这种顾虑了。”

——赵志轩

沧州泊头市四营乡灌河村村民

背景故事:

自2017年,灌河村正式用上了长江水,南水北调工程带来的变化,在沧州泊头市灌河村体现的淋漓尽致。做饭烧水、洗衣洗碗都可以直接用自来水了,省去了很多麻烦,生活更加方便;不再担心氟斑牙带来的不美观,没有了众人面前难以张口和启齿的尴尬,不再担心老年后氟骨症困扰;解决了因地下水位极速下降造成的一系列的地质问题“这水比以前喝的甜!我们过去一直喝地下水,直接喝还会闹肚子。现在喝上了长江水,不会闹肚子生病,孩子们以后也不会长氟斑牙。”泊头市四营乡灌河村村民赵志轩对南水北调工程非常感激。

“以前水壶里总是有水垢,有时候大片大片的水垢会从壶里掉下来。现在这种情况基本不会发生了。”

——刘丽娜

天津市红桥区龙禧园小区居民

背景故事:

“自来水腌咸菜”,这句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流行于天津的顺口溜道出了当时用水的窘境。2014年12月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正式通水,天津人喝上了甘甜的长江水,南水不仅口感好,水的硬度也低,水垢淤积问题解决,饮水质量大大提高。天津市红桥区的龙禧园小区居民刘丽娜已经在这里生活了三十多个年头,见证了天津市民用水情况的变迁。她说:“原来我们打算安装净水机,长江水来了以后,也用不着了。现在喝的水口感好,泡出来的茶味道都不一样。”

“我的爸爸是超人!”

——潘禹辰

南水北调中线建管局河北分局

石家庄管理处潘圣卿的儿子

背景故事:

“每次带儿子经过南水北调的桥,儿子都能一眼认出桥下的渠水是南水北调工程。”他会告诉别人,爸爸是一名工程师,在南水北调工作。有一次他陪儿子搭积木,犯了点小错误,儿子甚至批评起他:“爸爸你怎么做不好,你是一名工程师啊!”“我在儿子心目中成了超人了,无所不能,我得努力维护好我的形象。”潘圣卿很自豪。

“南水北调的水,救了我们一座城。”

——冯晓仙

平顶山市副市长

背景故事:

2014年,河南省遭遇了严重夏旱,平顶山市旱情尤为严重,作为平顶山市城区主要水源地的白龟山水库蓄水持续减少,库水位一度低于死水位,百万市区人口面临用水危机。该市开始从上游昭平台水库向白龟山水库调水,后又三次动用死库容向平顶山城区进行应急供水,但仍解决不了难题。8月6日至9月20日,历时46天,由丹江口水库向白龟山水库应急调水5011万立方米。解决了平顶山市的燃眉之急。这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正式通水前,河南省首次利用总干渠实施调水,平顶山成为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首个受益城市,有效缓解了平顶山市百万居民的供水紧张状况。

“我在丹江边住了半辈子,对这水有感情,这么清这么好的水,不能让它脏了。”

——李进群

淅川县九重镇陶岔村独臂老人

背景故事:

今年70岁的李进群,是河南省南阳市淅川县九重镇村民,连续48年义务守护南水北调中线渠首陶岔,被誉为“守护渠首民间第一人”。1970年,李进群在修建渠首闸的工地上痛失右臂,多年来他用仅有的左臂夹扫帚、铁锨,弯腰、起身、再弯腰.....他日复一日巡护水库捡垃圾。说到未来的计划,老人重复了三次,自己会“活到老,干到老。”守着这湖清水,干到终身为止。

“淅川‘忠诚担当、大爱报国’的移民精神激励着我成长,我要继续做一名忠诚的渠首环保小卫士。”

——张晓茹

河南省南阳市淅川县

九重镇第一初级中学八年级学生

背景故事:

2011年,张晓茹住的村子因为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要搬迁移民,张晓茹在学校听到移民政策宣传后,回家就给父母和村民讲“舍小家、为国家”的道理。九重镇作为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渠首所在地,保水质、护运行责任重大。为了让京津人民喝上放心水,九重镇政府成立了“渠首护水队”,张晓茹积极报名参加。她组织同学们成立了义务护河队,利用节假日宣传环保知识,清理南水北调干渠生活垃圾,开展渠首植树活动。在张晓茹和同伴们的感染下,越来越多的渠首人加入了护水队伍。

“事实证明,中国人可以依靠自己的力量解决工程中的核心难题。”

——韦国虎

南水北调中线建管局

河南分局穿黄管理处负责人

背景故事:

穿黄工程位于河南省郑州市黄河上游约30千米处,是南水北调中线上标志性、控制性工程。北上的长江水通过两条穿黄隧洞与黄河立体交叉,形成“江水不犯河水”之势俯冲而下,穿越万古黄河。面对黄河河床游荡、河槽深度冲淤、复杂地质条件、砂土地震液化等一系列技术难题,穿黄工程集中了当时国内盾构和隧洞施工能力最强的施工单位。施工过程中,参建各方先后攻克了北岸竖井施工、盾构机始发、隧洞盾构掘进等一系列难题,开创了我国的数个第一。更可贵的是,自行研究解决了盾构机在盾构过程中的带压进仓检查和更换刀具、常压加固进仓进行刀盘修复等技术难题,突破了外国专家眼中的“不可能”。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邢台段就是我的第二个‘家’。在这里,能够找到一种归属感。”

——胡朝阳

南水北调中线邢台管理处设备巡查员

背景故事:

今年47岁的胡朝阳,原本是河北省邢台市邢台县的一位普通的农民,十多年前,他一直靠外出打零工谋生。而如今,胡朝阳在家门口做起了技术工人,他成了南水北调中线邢台管理处的一名外聘员工。“真的想不到,南水北调工程,让我们全家都过上了美好新生活。”胡朝阳感慨道。“南水北调启动之前,喝一杯干净的水都是非常奢侈的事情。十多年前,整个邢台吃水都非常不方便,一口井要打450米深,从6月份打到10月份,才能打出水。”胡朝阳对过去的情况记忆犹新。如今,南水北调通水快四年,喝水不用犯愁了,水质也变好了。

“以前是荒坡废水,现在是青山绿水。”

——刘胜成

早先在石家庄滹沱河南岸居住

背景故事:

“几年前,这里就像满目狼藉的垃圾带,且沙石遍地,基本看不到水,每到刮风时,河道里的扬尘就会飘到市区。”虽年近古稀,但早先就在滹沱河南岸居住的刘胜成依然清楚地记得这条“母亲河”当年的样貌。但要想治水,就必须先补水。在位于石家庄市鹿泉区的龙泉大桥附近,从丹江口陶岔渠首而来的“南水”从大桥下缓缓穿过。从漳河向北,南水北调总干渠开始进入河北境内,全长596公里。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建成通水以来,改善滹沱河用水共计10次,总补水量近3000万立方米,已成为滹沱河的重要水源地。

他们的故事感动着

也激励着很多人 

独臂老人48载义务护水获网友点赞

未来

更多激励人心的南水北调故事

将被书写

责任编辑:李红英(QN0016)  作者:卢昊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