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晨代表:将创新融入老城保护和城市复兴

2019-03-11 14:29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将创新融入老城保护和城市复兴

中国设计业十大杰出青年、“科技北京”百名领军人才、全国劳动模范……赢得众多荣誉称号的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总建筑师吴晨,从去年起又多了一个新的责任与担当——全国人大代表。本是建筑师的他,在研究建筑的过程中,逐渐对城市的发展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开始向城市规划师和城市学者转变。如今,他作为建筑师和规划师已领衔并参与设计过大栅栏北京坊、前门东三里河地区、南锣鼓巷及周边胡同、什刹海周边环湖景观、首钢北京园区等诸多北京新地标。

正在参加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的吴晨,向记者讲述了他如何将创新融入北京老城的那些故事。

15年前率先提出“城市复兴”

曾引业界争议

现在北京正在推广“责任规划师”制度,有的区还在招聘责任规划师,责任规划师的概念越来越受到大家的认可。吴晨告诉记者:“我们的团队,其实是北京最早的责任规划师之一。”

2004年,吴晨参与到大栅栏整个保护区的规划设计中,对1.26平方公里的大栅栏保护区开展了长期的跟踪、设计和研究。早在15年前,城市的改造还是以开发、建设为关键词。但在国外留学后工作、尚未完全回国服务的吴晨,却在大栅栏的规划设计中,率先提出了“城市复兴”这个词。“刚开始我们提‘复兴’这个词的时候,还引起了学术界很多不同的意见。”那个时候,吴晨就前瞻性地认为,城市发展到一定阶段,就需要从增量规划转向存量规划,不可能无休止地在新的用地上去开发新城,而应该非常严格审慎地对待城市土地的开发,同时更加关注已有城市的更新和升级。

于是,大栅栏保护区的1.26平方公里,就成了吴晨实现他学术梦想的地方。在这片土地上,前后历经十五年,吴晨规划并设计了这片保护区的《保护、整治、复兴规划》和如今著名的城市“金名片”北京坊。

北京坊

邀多位建筑师共同集群式设计

一般的建筑师是怎么工作的呢?甲方提供任务书,上面基本写明白,让你干什么,你就照着任务书干就行了。但是吴晨却不满足于此,作为从小在北京生活、长大的规划师、建筑师,他觉得,这是一次为北京老城、为家乡作贡献的机会,也是重新认识、再度认识老城的机会。

“一个建筑师,等了这么多年,终于有了这么好的一个项目,肯定是十分兴奋,恨不得把所有的能力都发挥出来,创作一个作品。”当得知自己有机会能够设计北京坊时,吴晨心情激动,“北京坊能由我来设计,太好了,这是我展示才能的机会啊”。

从2011年开始,吴晨着手开始进行北京坊的规划和设计。考虑到城市有多样性、包容性和生长性的特点,他并不是一个人孤军奋战,而是邀请了多位建筑师共同参与北京坊的设计,形成了当时北京还十分少见的“集群式设计”。“集群式设计,是城市设计上的一大创新。”现在的北京坊,是一个吴晨作为总建筑师领衔,六七位著名建筑师共同参与的集体智慧成果。

民国老建筑内引入时尚新业态

“前门大栅栏历史上就是老牌商业区,我小时候,北京有三大商圈,一个是西单,一个是王府井,还有一个就是前门大栅栏。”吴晨回忆说,印象中上世纪70年代时,自己还去过几次大栅栏,但是到了八九十年代,大栅栏开始急剧衰落,大街上充斥着假冒伪劣商品。那时候出现了一种新的现象,北京人不去逛大栅栏了。胡同里隐藏着小旅馆,10块钱一个床位;街头卖的小商品也多是5块、10块的劣质品。到大栅栏逛街的人中,以外地游客居多,而且逛完了,几乎不会再去第二次。

在对这一区域进行研究后,吴晨发现,大栅栏那一片区域,历史上就是中西建筑交融的地方。和北京别的地方不太一样,北京坊那一片没什么四合院,一直是商业街,建筑则是北京最早受到西方建筑风格的影响,聚集着很多从欧美留学回国的第一代中国建筑师们的作品。比如,位于前门地区的劝业场,是1923年复建的“国保级”建筑,由我国近代建筑师、从意大利留学回国的沈理源设计修建,整体建筑采用“巴洛克”式风格。劝业场对面有一个老的交通银行旧址,建于1937年,是中国第一代建筑师的杰出代表、从美国留学归来的杨廷宝设计的,它也早已成为“市保级”项目,记载着这座城市的美好。

吴晨提出,大栅栏需要复兴,注入新的活力。从规划的格局上看,北京坊保留了原有街巷的肌理,建筑风貌则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风貌与当今时尚交相辉映。与此同时,设计又考虑到了现在人们的出行与逛街的习惯。北京坊在设计时,整体规划了地上和地下的空间。地下和地铁衔接,未来和2号线、8号线都有接驳,“北京坊预留了接驳的空间,未来可以通过前门大街直达地铁8号线”。此外,地下安排了将近500个车位,有商业,也有电影院。地面则保留了胡同的肌理,胡同的走向完全和过去一样,空中采用连廊来串联。

因为设计的创新,北京坊在招商的过程中,自然而然带来了业态的创新。星巴克的旗舰店来了,无印良品的主题酒店来了,24小时书店来了,共享办公来了,曼联的体验店也有望落户北京坊。吴晨表示,北京坊以南,廊房二条以北,这一片区域属于北京坊二期的范围,现在正在深化设计和报批。从廊房二条胡同南侧开始,一直向南延伸,这一片区仍然保留居住功能。

老城保护因地制宜“一院一策”

与北京坊不同,对于城市的不同地方,吴晨会根据其特色,探索出不同的创新点。他举例说,自己也是南锣鼓巷的责任规划师,在南锣鼓巷片区,实行的是“一院一策”的规划设计。在“共生院”中,“申请式退租”之后,老平房腾退的空间内被设计了植入式厨房和卫生间,创新点在于如何解决老百姓的实际生活困难。今年年底之前,将有一批“共生院”改造完成。

无论是三里河、什刹海,还是他兼任总建筑师负责规划的首钢,每一个项目中都体现着创新。吴晨表示,现在他的团队正在协助市规自委编制“老城整体保护规划”,这个规划的副标题就是“迈向老城的城市复兴之路”。在城市科学的道路上他和团队也在不断前行着,他们也在努力寻找新的创新研究方法,随着大数据、信息科学的发展,探索用数学模型的方法来预测和模拟城市发展的前景。(记者 张楠 程功)

责任编辑:魏超(QN0014)  作者:张楠 程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