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以宁委员:今年经济增长可能会突破6.5%

2017-03-07 14:58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今年经济增长可能会突破6.5%

昨天(6日)下午,全国政协十二届第五次会议在人民大会堂新闻发布厅举行首场记者会。厉以宁、陈锡文、杨凯生、常振明、钱颖一5位全国政协委员就深入推进“三去一降一补”、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着力振兴实体经济、防范金融风险等回答了记者提问。在一个多小时时间里,5位委员共回答了包括本报记者提问在内的12个问题。

今年中国经济增长

可能会突破6.5%

提问: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将经济增速设定在6.5%左右,这是近年来较低的一个预期目标。中国经济已经到了一个探底的拐点?另外,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不断深化,中国经济运行的质量和效益也在不断提升,在这样的背景下,今年中国经济的增速是否有希望超过6.5%?

厉以宁:我们知道,中国现在正处在转型阶段,要从原来把速度和数量放在主要位置的发展方式,转变为以效率和质量为中心的发展方式,所以我们的结构性改革问题一直在进行之中。过去经济在运行中有一个V形下去再上来,或者U形下去再上来,现在不可能是这样的。我们的国情表明,我们是在不断的转型、不断的改革当中来达到新的位置。所以现在已经是处在转型阶段的拐点了,我看不一定符合中国的实际。

政府工作报告当中提出GDP增长6.5%左右的指标。我们知道,经济中最重要的问题是效率问题,效率有两个基础,效率的第一个基础是物质技术基础,有多少厂房、有多少设备、有多少原材料、质量如何、劳动力的质量如何,它是常规增长的保证。但不要忘记还有另一个基础,就是效率的道德基础。比如说人们有认同感,这就是一个巨大的力量。人们有风雨同舟感,这又是一个有凝聚力、有共同的危机感等。所以道德力量调节是重要的,道德力量调节能够带来意想不到的成果。所以在今年经济增长当中,能不能有6.5%以上的增长,这要看我们的效率基础怎样,能不能使大家都感到有新的突破,这要观察。今年有一个重要的条件,也是个好消息,就是中共十九大即将召开,全国上下都在为开好十九大献出自己的力量。这就表明,我们2017年的成果可能会突破6.5%,也有可能使我们经济取得更多成就。

中国的金融风险

目前是可控的

提问: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把防范金融风险放在更重要的位置。下一步中国防范金融风险需要做好哪些工作?

杨凯生:去年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有一个提法,要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另一个提法,昨天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说到,要对各方面累积的金融风险高度警惕,要筑牢各类风险的防火墙。大家看到这两个提法以后都很关注,想知道中国的金融风险到底大不大?表现在哪儿?我的看法是,第一,中央的这种判断是有的放矢的,是审时度势之后提出的一个重要工作方针。第二,中国的金融风险目前是可控的。过去我们讲到金融风险,主要关心的是银行业的不良贷款多了还是少了。现在随着中国金融改革的深化,随着市场发育水平的不断加深,现在许多金融产品、许多金融交易行为已经变成跨行业、跨机构,甚至是跨监管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面对许多事情经验不足,法规也不尽完备,各个监管机构综合协调不是完全有效,确实需要对各类风险引起警惕,特别是对现在监管没有覆盖到的一些金融交易行为、金融产品实施所谓的穿透式监管。

目前金融风险还完全是可控的。拿银行不良率来说,银行市场是我国金融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不良率是1.74%。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呢?是去年四季度当中最低的,不良贷款的增加额甚至是近三年最少的。据了解,去年各家商业银行利润总额超2万亿。现在不良率是1.74%,不良贷款额只有1.5万多亿,我们的拨备是2万多亿,再加上十几万亿的资本金,银行业消化目前不良贷款的损失或者稍微暴露出来的潜在损失的能力是充分的。对于其他风险,流动的风险、房地产市场波动带来的风险、外部冲击和汇率带来的风险等,理财产品有可能存在跨市场、跨交易风险,有关部门都在加强管理。对目前的金融风险第一不能掉以轻心,第二对中国的金融稳定我们充满信心。

农业领域需要

科技创新和经营体系创新

提问: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需求侧改革最大的不同点是什么?我们应该如何在农业结构调整方面有所突破?

陈锡文:很多人都在问,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我们原来讲的结构性改革有什么区别?对农产品的需求变化有什么联系?首先是由需求提出新要求才迫使农业进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因为需求水平提高了,对农产品的质量、品种、安全性要求更高了,所以供给要适应这种新需求。第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本身也带有一般意义上的结构调整,所谓一般意义上的结构调整就是农产品的生产要根据市场的变化进行一些品种数量方面的调整,从目前的农产品供求来看,大都供不应求,需要采取一定的政策措施引导大豆生产的增加。玉米现在是供过于求,因此也要采取相应措施适当减产,这和一般的结构性调整有联系或者说相似。但更重要的,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主要目的是为了从整体上提高我国农业的综合效益以及农产品的国际竞争力。推进改革最重要的就是推进农业科技和农业经营体系的创新。

去杠杆会稳步推进

不会剧烈调整

提问:今年中国政府特别强调经济的稳定, 与此同时也将会加大措施减少经济之中的债务,但是这两个目标有的时候是冲突的,因此政府应如何平衡经济稳增长与去杠杆两者间关系?

钱颖一:从经济学上来说,在短期稳增长和去杠杆之间会有一定的张力。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中确立了今年非常重要的战略导向,就是稳中有进,所以稳定是第一重要的。同时,去杠杆是“三去一降一补”中的一个环节,但是它只是其中一个环节。所以在政府推进“三去一降一补”的时候,在去杠杆方面,首先会稳步推进,不会在短期内剧烈调整。第二,政府工作报告非常明确提出了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这两个政策对稳定经济增长至关重要。第三,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有一个新的非常重要的政策,叫积极的就业政策。这个政策对稳增长也是非常重要的。

另外,过去的经验和教训很多来自发达国家,比如说美国,那里的去杠杆,很重要的是消费者杠杆。但中国杠杆高的性质与不少发达国家不一样,就是我们主要集中在企业,而企业去杠杆与消费者去杠杆有很大不同。比如企业去杠杆,你可以用的一个工具是债转股,它可以在去杠杆的同时并不巨大的减低需求,这跟消费者的,比如房屋贷款去杠杆的下降导致需求的减少有着非常重要的不同。在这点上,我们往往看到国外经验教训的时候,容易直接类比到中国企业。

企业供给侧改革

进入攻坚阶段

提问:2016年我国企业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取得哪些成效?今后企业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最重要的工作是什么?

常振明:去年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进展很大,但困难也不小。李克强总理在工作报告中讲到,去年在钢铁产业去产能超过6500万吨,煤炭行业去产能超过2.9亿吨。去库存方面,去年年底规模以上的工业企业产成品库存的增幅也有所下降,大家都看到,去年我国的企业兼并重组有了积极进展,行业集中度进一步加强,这将有效推动今后的去产能工作。在去杠杆方面,我认为我国国有企业的问题比较突出,因为国有企业的债务负担较重,它的资本补充机制还不够,所以在去杠杆方面,今后以债转股为主要方向。在降成本方面,据国家统计局的数字,我国工业企业去年末每百元营业收入的成本85.52元,同比下降0.15元。但我国工业企业在供给侧改革方面还面临着一些困难,去年虽然钢铁行业和煤炭行业都超额完成了去产能任务,但是更多的是一些停产、半停产的无效产能,而今后的工作将指向正在生产中的一些企业,难度会加大,这些企业退出产能后,他们的遗留债务问题、职工安置任务十分艰巨。可以说今后供给侧改革在这方面将进入攻坚阶段。

作为企业的经营者,我认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对企业来说,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创新,用科技手段来补短板。因为供给侧改革的基本含义,除了削减旧产能之外,还要增加新供给,用这些新的供给来增加新的需求。而衡量新旧供给的一个标准就是科技含量,我们看到,我国在很多高科技领域产能明显不足,比如半导体行业、集成电路,我们每年进口芯片花费的外汇远远超过石油。即使在传统领域,比如钢铁行业,低附加值的“地条钢”充斥于市,比如高附加值的特殊钢却奇货可居。所以在供给侧方面,我们国家的企业有很多成功的案例,比如说互联网行业、通讯行业,还有中国的高铁等等。所以我认为对企业来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更多的是机遇,但是企业只有通过创新,提高产品的质量,才能使企业转型升级发展。(记者 叶晓彦)

责任编辑:魏超(QN0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