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季平代表:好作品可以和世界对话

2017-03-13 13:44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好作品可以和世界对话

千龙-法晚联合报道(记者 耿学清 实习生 武玉姗)  “好的音乐作品可以和世界对话”——全国人大代表、中国音乐家协会名誉主席赵季平接受《法制晚报》记者专访时如是说。从小生活在中国的十三朝古都、古丝绸之路起点西安的赵季平,讲述了如何用中国语言讲好中国故事,促进中西方交流。

作为当代中国音乐界的“宗师级”人物,赵季平以他曾参与音乐创作、当前热播的《大秦帝国》以及《大话西游》为例,解答了什么是好的音乐、如何创作能“燃”起来的音乐,并批评了影视音乐抄袭现象,呼吁创作者去掉浮躁,静下心来。

人物名片

中国著名音乐家,第十一届、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1945年8月生,陕西省文联主席、中国音乐家协会第八届名誉主席,曾任中国音乐家协会主席、西安音乐学院院长。

据中国音乐家协会官网介绍,赵季平赢得了电影音乐界的高度评价和赞誉,成为我国目前电影音乐界获奖最多、奖次最高的音乐家。赵季平为《红高粱》《菊豆》《大红灯笼高高挂》《秦颂》《孔繁森》等影片所作乐曲多次在国内和国际电影节上获奖。此外,他为《大话西游》《霸王别姬》《水浒传》《大秦帝国》等影视剧创作的乐曲,至今深受观众的喜爱和追捧。

谈《大秦帝国》

好的音乐会产生化学反应 “燃”起来

法制晚报(以下简称“法晚”):《大秦帝国》第三部《大秦帝国之崛起》热播,这次您参与其中的音乐创作了吗?

赵季平:第一部《裂变》是我写的,《纵横》和《崛起》是赵麟(赵季平之子,也是优秀的音乐人)写的,有他的风格。

法晚:许多人在追剧时被其中的音乐感染,还把前两部《裂变》《纵横》的音乐找出来。在很多评论中可以看出,年轻人对精致艺术重新在关注、追捧,您怎么看待这种形象?

赵季平:我想这也是艺术发展的一个趋势,是螺旋形的。不同时期的不同现象,是多元化的——但是不管怎么说,好的影视音乐是和作品紧密相连的,它能够把影视故事拎起来。这就是我常说的,要把电影影片后面的魂魄拿出来。

比如说大秦帝国《赳赳老秦》(第一部配乐),那是一个魂的东西。仔细一听,它有它内涵的东西,那是一种力量,它把老秦人用力量揪起来。第二部《纵横》、第三部中的配乐感觉都是很严谨的。第三部几乎是对着画面写的,赵麟写的很规范。年轻人可以从中发现很多东西。

法晚:现在兴起了弹幕评论,比如《大秦帝国》一到音乐激情澎湃的时候,弹幕上就会出现满屏的“燃”、“好燃”这类字眼。

赵季平:好的音乐,它是会起到化学作用的。同样一个音乐,放在不同领域,两个画面中间,有时候它会产生一个化学反应,这就是你说的那个“燃”。这个我们早就有这方面的感受。

谈抄袭现象

搬别人的东西留不下来 还会有很大负面影响

法晚:现在影视剧中包括配乐、情节在内的元素出现了不少抄袭的现象,新来的创作者如何不被带进这里面?整个创作环境又如何净化?

赵季平:抄袭这方面具体的我还没关注。你写程式的东西就容易去模仿,还是要创造自己的音乐语言,它能留下来——你如果是模仿、搬别人的东西,那不仅留不下来,还会有很大的负面影响。

法晚:会有什么样的负面影响?

赵季平:如果都是模仿、照搬,我们的市场怎么才能健康?市场必须要有好东西、真东西,而不是粗制滥造没有内心的、瞎凑合的东西,最根本的是制作方要有严肃认真的态度。就像我们国产的产品一定要好,才能避免出现中国游客都跑到国外买马桶盖的现象。

谈创作环境

现在的环境有些浮躁 呼吁静下心来创作

法晚:您创作的《大话西游》中的音乐已经成了经典,为什么现在它还能在新成长起来的年轻人中流传?

赵季平:我写影视音乐,第一部就是《水浒传》,它的配乐、主题歌,至今在流传,《大宅门》《康熙微服私访记》《乔家大院》也在流传。那天张国立见我,说“咱们这是经典”。

《大话西游》题材比较独特,它是一个无厘头的,但背后透出很多哲理性的东西。我当年写《大话西游》的时候,外景地都去了,所有它拍摄的情况我都是了解的,包括刘镇伟导演,我们在一起研究,很严谨。

现在的环境有些急功近利、浮躁。我创作每部片子,片子完了以后几乎一集不落地看,看完之后会做笔记,和导演、制片一起研究。哪些地方应该有音乐,哪些部分怎么处理,那是很严谨的。所以音乐出来之后它能留下来。这方面我觉得是极为重要。

法晚:感觉现在影视剧中能成为经典的越来越少。当前这种环境下,好的影视音乐如何才能留下来?

赵季平:什么叫好的?好的东西是它和影视剧紧密结合,能把剧情和它内核的东西提炼出来的,这才是好东西,它才能在中国的文化中留下来。

天天喊着影视音乐的营销,这个出发点就没找对。应该找到源头。其实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的影视音乐都是非常棒的、非常好的东西。那时候很纯净,能去掉浮躁。现在太浮躁了。影视音乐这方面的创作,我还是呼吁要去掉浮躁,静下心来。

谈中西交流

讲好中国故事的作品 可以和世界对话

法晚:之前有一部比较火的纪录片《河西走廊》,希腊裔美国作曲家雅尼做的配乐,放到主讲中国历史地域的纪录片中仍然广受好评。您觉得这种文化交融为何能实现良好效应?

赵季平:河西走廊是丝绸之路的一部分,有很多外来因素。我估计,就是因为有外来因素,国外作曲家创作的音乐在纪录片的场景中间,能够和画面产生一些呼应效果。有关丝绸之路的作品是开放的、国际性的一种语言。

法晚:我们中国自己的音乐家如何走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

赵季平:还是我现在要强调的,我们是开放性的思维,但要用我们自己的语言讲好中国故事,然后再和世界对话。就像我们的工业要自主创新,我们一定要有自己的技术含量,要做自己的原创。没有技术含量就发展不了、转型不了,这是极为重要的。

音乐创作是很严谨的工作,好的音乐拿出来能够实现和世界对话。比如说电影《霸王别姬》、《黄土地》、《红高粱》,这些重点的、中国当代的影片,它们的音乐实际上就是用中国的语言讲好中国的故事,和世界对话,就这么一个道理。

法晚:您还会继续创作影视音乐吗?

赵季平:严格来讲,我不是影视圈的人,我是写交响音乐、写严肃音乐的。我现在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交响乐的创作中。

如果接(影视音乐创作),我会选择内容和题材,一旦接下来,我会从头盯到尾,不是随随便便写的。每一个音符、每一个配戏,惜墨如金,要恰到好处,掌握黄金切割点,最后能达到艺术上的冲击力。

责任编辑:李若晨(QN0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