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协委员于洪君:一带一路不只是和某个国家的事

2017-03-14 06:18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一带一路不只是和某个国家的事”

【对话人:于洪君】

全国政协委员 中联部原副部长

于洪君是一名“老外交”,曾任中国驻乌兹别克斯坦特命全权大使、中联部副部长。他从2013年起任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委员。

于洪君说,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的讨论非常关注中国的国际处境。此次,北京青年报记者就“一带一路”倡议、当前热点的国际问题对他进行了专访。

谈合作

现有成果还只是初步成果

北青报:今年5月中国将主办“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在您看来,3年多来“一带一路”建设取得了哪些成就?目前还存在哪些问题?

于洪君:3年多来,更多的事情、议题纳入到“一带一路”倡议中来了,但这仅仅是个开始,现在所取得的成果也还是早期或初步成果。从政治层面上,50多个国家和我们签署了政府间合作协议,100多个国际组织表态愿意在“一带一路”框架下开展合作。从具体项目上,我们扎扎实实做了很多事情,现在熟悉的就是六大经济走廊,这些计划都在推进过程中。还有比如雅万铁路、中泰铁路,更典型的我们和匈牙利、塞尔维亚搞的匈塞铁路,都已经提上日程,有的已进入施工阶段。

推进“一带一路”有助于推动货物大流通,有个新现象是中欧班列的开通,最初是从义乌火车跟着亚欧大陆桥进入欧洲,后来有了渝新欧、蓉新欧、郑新欧,中欧班列已经到了德国,南欧到了西班牙,沿途经过10多个国家。

北青报:为什么关注中欧班列?

于洪君:中欧班列这条铁路早就有了,当时货物量比现在少得多,在“一带一路”背景下,货物贸易活跃了起来。在重庆调研的时候,发现回来车的货物都没有去的一半多,这个问题涉及很多国家,正在研究解决。

北青报:您是一名“老外交”,曾经驻乌兹别克斯坦,该国也是“一带一路”的沿线国家。就您的了解和调研来看,该国是如何看待“一带一路”的?

于洪君:我在乌兹别克斯坦工作了5年多。去年卡里莫夫总统去世,米尔济约耶夫当选新总统后,通过乌兹别克斯坦驻华使馆找过我几次,让我谈中国对乌兹别克斯坦未来有何判断。可以感觉到他们的领导人在积极发展中乌关系,想要开辟新领域。至于其他国家,像哈萨克斯坦,要把光明之路计划和“一带一路”衔接起来,态度也很积极,他们谈起“一带一路”积极性不亚于中国人。

还有个例子,我们和中亚国家搞了天然气管道,中亚国家一开始不是很理解,我们讲了很多道理给他们,这个管道对中亚国家意味着什么。所以短短十几个月,我们和中亚国家一起修建了世界上最长的天然气管道。现在已经运营了三条,第四条修成后,我们每年可从中亚地区输入800多亿立方米天然气,我们的底“气”不足问题就会得到缓解。

谈风险

中亚有恐怖势力回流趋势

北青报:您非常熟悉中亚国家,以中亚为例,在“一带一路”的倡议背景下,中国企业走出去有何风险?

于洪君:任何事情都是两面的,机遇和挑战并存。就中亚地区来说,一是中亚国家关系非常复杂。当年新疆自治区领导带团去塔吉克斯坦签署合作项目,也就是帮助塔吉克斯坦修建水电站,这个项目对双方都是好事,塔吉克斯坦严重缺电,我们的企业也能走出去。但因为种种原因,我们跟塔吉克斯坦达成协议搞水电站后,项目就搁置了。“一带一路”不是同某一个国家的事情,而是和很多国家共同谋划、建设,共同推进的事情。

二是资金短缺。有的国家资金不是一般的短缺,甚至借给它钱不知道何时偿还、能否偿还,项目可以做,但是考虑到金融风险和企业的利益,这对我们来说就是风险。

三是安全问题。主要是恐怖主义袭击问题。拿中亚地区来说,其紧连西亚地区,西亚地区是恐怖主义势力活跃的地方,中亚地区向南的地区是阿富汗和伊朗,阿富汗恐怖主义势力给世界造成的危害是众所周知的。

现在来看,阿富汗和西亚恐怖势力有向中亚回流的趋势,而中亚这些年确实发生过大大小小的恐怖袭击。

我在乌做大使时,就曾接到恐吓和威胁,有一段时间,我们不得不穿上防弹背心上班。在吉尔吉斯斯坦,我们的外交官曾在街头被杀害,那是典型的恐怖事件。去年又发生了恐怖分子驾车炸毁中国驻吉尔吉斯斯坦大使馆的事情,所幸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当然,在反恐方面我们也有各种各样的预案和准备。

北青报:有评论称,民心相通是“一带一路”倡议的根本归宿。您如何理解?

于洪君:民心相通的事情体现在方方面面,医疗卫生走出去过程中,比如中亚国家有很多中医按摩、针灸、推拿,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特别喜欢中医推拿,身体不适的时候,就请中国朋友帮他处理下。

在“一带一路”推进过程中,我们走出去不仅仅是做项目,还有我们的友情和文化。

谈TPP

中国若加入将有助全球化

北青报:有学者曾评价称,特朗普“军阀+财阀”的团队设置,是美国240年以来从未有过的。特朗普执政马上要三个月了,您对他的印象有所改变吗?

于洪君:现在来看,特朗普看到了美国的综合国力在下降,所以想改变这一切,按照他的思路来调整美国的内外政策和关系,包括一些多年形成的制度安排,所以说这是一个必须认真对待的角色。白宫不是特朗普大厦,美国总统不是地产大亨,他需要尽快完成从一个企业家到一个政治家的转变过程。

北青报:近来关于中美之间还有一件事,就是日前,中国外交部证实,将积极研究参加将于3月14日起在智利召开的“亚太一体化倡议高级别对话”。由于智利是TPP成员国,参与者又大多是TPP成员,因此这次会议被外界解读为“TPP成员国会议”。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于洪君:这次会议并不是部分媒体所说的TPP会议。中国作出研究参与智利这个会议的决定,是顺应了国际社会的要求,充分考虑到我们自身的利益。

TPP这个事情应该说在国际上影响是很大的,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个TPP最初是美国主导,它实际是一种可能取代WTO的新的多边贸易安排,把中国排除在外了。美国人当时在国内有人也建议,你们中国可以研究,将来可以参与,但是你们现在不行。我都听到美国学者跟我讲过这话,意思是门槛太高,你们中国不具备条件。当然我们也知道他们的门槛太高,但是也有专家学者觉得中国也要参与。现在国际、国内都有一种呼声,希望中国能在引领经济全球化的进程中顺势而为,因势利导参加到这个进程中来,当然也有不同意见。

美国退出TPP,一些国家还希望把这个机制延续下去。但是没有美国的TPP,让日本唱主角,日本没有那样的国际声望,也不具备这样的能力,所以更多国家把期望寄托于中国。

我觉得最后是什么结果,还不得而知。中国若参与进去,肯定要重新考虑具体的一些主张、机制。但这会是一个积极态势,是我们参与全球化、引领全球化向着更加健康稳定方向发展的一个积极步骤。

文/本报记者 赵萌

责任编辑:董佳兴(QN0008)  作者:赵萌